企查查、天眼查和启信宝作为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的三大头部企业,彼此之间的战争由来已久。2014年成立的企查查是中国第一家商业查询平台,于2015年便宣布率先盈利,一直处于先发优势;同为2014年成立的企业数据查询公司启信宝,与企查查颇有渊源,“二查”之争随着启信宝被收购,天眼查入场,局势渐渐转变。晚于企查查半年成立的天眼查一直到2017年才实现商业化,但来势汹汹,发展较快,在开启商业化之后当年就实现了盈利。

自2018年以后,三家平台分别通过铺天盖地的广告抢占市场,战争也进入白热化。今天,我们就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窥视一下三个平台的发展历程以及竞争情况。

根据权查查()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8月15日,三个平台的运营公司,以及其各自的关联公司所拥有的知识产权如下表:

企查查:苏州朗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知彼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知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苏州企查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苏州知彼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公司)。

天眼查: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金堤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天眼查科技有限公司。

启信宝:苏州贝尔塔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生腾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基于数据路径,存在商标转让关系)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天眼查在知识产权(包含商标、专利、版权)的数量上对比企查查及启信宝是具有一定优势的。通常来说一个集团的知识产权情况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个集团的综合实力,那么天眼查难道已经完成了对两个竞争对手的压制了吗?实际情况未必如此。

就拿商标来说,我们仔细研究了这三个平台自诞生以来每年商标注册申请的提交量,如下表:

可以看到企查查和启信宝基本遵循了一般年轻公司的情况,自诞生以来商标申请量呈现一个比较平缓的上升趋势;而天眼查就比较另类了,到2017年才完成商业化的它却在2016年迎来了一个商标申请量的暴涨,并在一年之后又断崖式下跌。这不得不引人疑惑,201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截取了天眼查的母公司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提交的一部分商标注册申请:

这一查,就能查出天眼查的一些小心思了。其母公司在2016年的4月份大量申请注册“企查查”、“”、“QIXINBAO”等商标。我们知道在这个阶段,企查查已经声名鹊起,微信阅读量来到峰值;而启信宝也在2016年年初进行了线下产品发布会。作为同业竞争者,天眼查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行业内的大事件,而它在这个时间点上大量申请竞品的商标,疑似是一种具有恶意的商标抢注行为。

不仅如此,在先疑似恶意抢注了企查查的商标之后,天眼查又反过来杀个回马枪,于2019年状告企查查侵权其首创的广告语“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一通操作可以说充分显示了商业竞争的本质。

相对的,企查查和启信宝走的道路则较为正统,基本上都是商标跟着自身产品同步运行。三个平台好比三个技术宅,本来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你追我赶,但是其中一个技术宅却动了一个歪脑筋,意图通过盘外招去压制两位竞争对手。

当然,天眼查也并非都在动歪心思,它在知识产权上的超前保护意识是值得学习的。根据权查查的数据,发现天眼查除了在核心类别上注册的商标外,也没忘记进行一个45类全类保护;而企查查和启信宝对于商标类别的选择则基本没有脱离其主营业务的范围,仅稍稍作了一些拓展,如下表:

同时商标的文字内容也是以“天眼查”为圆心来向外辐射,其中不乏“天目艮查”、“天眼木旦”、“天严查”等防御性商标,这一举措可以说较为到位。

对比三个平台商标的核准注册情况,也能看出虽然天眼查起步更晚,但在知产布局上却领先一个身位,如下图:

通过上述一系列的对比,我们能够发现,虽然有过一些盘外招,但天眼查在对知产的布局、管理上似乎相对占据了一些优势,当然其实际上的优势并没有数据表现出来的那么明显,尤其是商标保有量中存在较大的水分。从另一方面说,如此大的商标知产保有量对于天眼查也是一个负担,而且那些疑似抢注的商标既是“黑历史”也是“定时炸弹”,一旦出现大规模的争议案件,对天眼查也是一种潜在威胁。除上文提到的“企查查”等之外, “维氏盾征信”、“风报”、“棱镜征信”等同业友商的商标也赫然在列。

企查查介于二者之间,但相比启信宝专注于B端用户市场,天眼查更是企查查无法避开的正面对手。

2018年1月起,企查查先后孵化了多个业务板块,意图在其他领域开疆拓土。与此同时天眼查和启信宝也没闲着,战争再次升级,三个平台谁又能率先抢占高地,遏制对方,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