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冠疫情近期猛烈反弹,而反口罩、反疫苗等抗疫乱象层出不穷,给美国应对疫情带来障碍和挑战。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抗疫乱象背后是政治对科学的干预以及严重的社会撕裂。美国难以遏制疫情,不仅有策略性问题,还有制度性原因。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显示,截至11日,美国7日平均日增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过11万例,7日平均日增死亡病例接近500例。全美现有超过2500个县被认定为四档病毒传播等级中最高的“高”传播等级地区,占到全国所有县的近80%。该中心预测,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数或于9月初达到66.2万例。

据美国媒体报道,佛罗里达、阿肯色、路易斯安那等州因感染新冠病毒需要入院接受治疗的人数大幅增加,已创疫情暴发以来最高水平,使得当地医务人员和医疗资源越发捉襟见肘。在俄克拉何马州,郊区医院正面临“床位危机”,不少重症病人难以及时获得治疗。

新一轮疫情的推手是高传染性变异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其影响在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地区尤为明显,这些地区的疫情比疫苗接种率高的地区更为严重。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汤姆·弗里登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美国新一轮疫情主要发生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对于已接种疫苗的人,德尔塔毒株带来的风险比未接种者面临的风险低得多。已接种疫苗的人即便感染,病情发展为重症的可能性也小得多。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日前指出,美国新冠疫情目前形势严峻,扭转疫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尽快让尽可能多的人接种疫苗。

随着疫情恶化,美疾控中心7月底还更新了戴口罩建议,建议未接种疫苗者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戴口罩,建议已完成疫苗接种者在“高”或“可观”病毒传播等级地区室内公共场所戴口罩。

尽管美国卫生当局和专家建议和呼吁人们戴口罩、打疫苗,但反对这样做的大有人在。

一些由共和党人执政的州对下级政府以及学区自主实施戴口罩令加以限制,导致下辖一些县、市及学区只能“违规”要求人们戴口罩。比如,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此前签署行政令,禁止学校强制戴口罩,称应由父母为孩子做决定。在得知该州一些校领导打算要求学生在学校戴口罩后,德桑蒂斯办公室还发表声明威胁冻结这些人的薪水。

其他反口罩案例还包括: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县的戴口罩令正面临州政府挑起的官司;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数百名抗议者日前聚集示威,抗议当地教育部门要求小学实施戴口罩令的决定;在犹他州,一些景区巴士司机提醒乘客戴口罩时经常被辱骂,不少人因此辞职,等等。

反疫苗人士也借机煽风点火。美国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日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接种疫苗和戴口罩对防疫没有帮助的言论,随后被相关平台禁言一周。此外,美国保守派媒体一些主持人和嘉宾近期散布疫苗怀疑论的节奏也有所加快。

美国贝勒医学院专家彼得·霍特兹近期撰文指出,在一些政治势力的推动下,美国反科学浪潮高涨。美国公共卫生局前局长杰罗姆·亚当斯评论,政治正在妨碍公众健康保护工作,这让人深感不安。

美国抗疫乱象极大影响了对新一轮疫情的防控效果,也让不少专家和学者再次反思美国为何难以遏制疫情。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在即将发布的新书中指出了美国抗疫的一系列问题:政府相关机构在疫情暴发后大面积失灵,导致国家没有看到威胁来临,无从有效应对;领导力不足,过度依赖昂贵且容易制造分裂的策略;从未考虑过无症状传染问题,并假定公众会遵守防疫规定,等等。

《科学美国人》文章指出的美国抗疫失误则包括:淡化新冠病毒的危险;政客主导信息发布,让专家旁观、难以发声;检测缓慢且有缺陷;追踪、隔离等措施力度不足;让戴不戴口罩沦为政治话题;放任疫情加剧结构性种族歧视下的经济和医疗不平等。

此外,一些专家还指出美国政治制度在应对疫情中的缺陷——各地抗疫措施缺乏协调,州政府之间、州政府与联邦政府之间龃龉不断,难以形成强有力的国家抗疫战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评论,美国的治理体系让其在应对疫情时面临巨大障碍。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拟对网络应用利用算法滥用用户信息作有针对性规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