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忽然出现了一条5秒钟的偷拍视频,时长很短,内容很少,却在发出的瞬间刷爆全网,引起了广泛争论。那就是传说中的,吴亦凡出狱就诊视频。视频中,一个穿得严严实实的灰衣男子,双手被警察左右扣住,脚上带着显眼的镣铐,踩着一双并不合脚的拖鞋,身量很高,腰背稍微驮着,看起来非常憔悴落魄。

评论区,冒出了不少曾经吴亦凡的粉丝,自称“化成灰也认识他”,开始看图识人了。说身高很像。说站姿很像。说穿拖鞋的方式很像。

港媒报道视频最后几秒,传出一个喊人就医的机械声。神通广大的网友抓取、放大、听清,再把出视频中拍摄到那模模糊糊的就诊医生宣传栏,扒出了这是医院的皮肤科。更有网友爆料,吴亦凡去皮肤科是为了看性病——梅毒三期,已经是不能医治的绝症了。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其实视频里只有一个背影,真正是谁其实未可知,分析得天花乱,最终也只能得一句“好像是”。也有人辟谣了,说这根本不是吴亦凡,北京看守所有指定医院,不会到这一家来看病。但一些网友看了这些爆料,却觉得心里难受了——有人觉得吴亦凡可怜。

一朝顶流,锒铛入狱,现在还可能身患绝症,确实让人唏嘘。但要说可怜?他还不配。他为什么被抓?强奸。若视频爆料为真,那他为什么得病?滥交。如果他安安分分、遵纪守法,他现在依旧是万人追捧的流量巨星,鲜花掌声不绝于耳,通告工作接到手软。他为什么损失了这一切?因为他自己。他不知道强奸犯法吗?还是不知道滥交会得病?他当然知道。他就只是觉得,不会那么倒霉,不会被发现。或者,这些事情值得冒险,就算被曝光了自己也有能力摆平。在衡量了利弊之后,他自己主动选择了去违法犯罪,去把快感建立在另一个人的痛苦上。现在被抓了,只有四个字:自作自受。我能理解一些共情能力强的人内心的唏嘘,他的境遇前后差距是在太大了,这短短五秒的视频比一百集《今日说法》冲击都大。但若是真若的情感泛滥,比起把这些澎湃的感情送给罪犯,不如留给被伤害了的受害人。

最近,劳荣枝案宣判了。一审,死刑。女人听到判刑结果时在法庭上哭了起来,哭喊自己是无辜的,她要上诉,她会相信正义。光看这个场景,不知情的人还要以为这有天大的冤屈呢。

实际上呢?劳荣枝是个杀人魔,7条人命命丧她手。被捕当天,法院门口汇聚了大量市民参加庭审旁听。申请旁听的当地市民说,“这个人杀了这么多人,罪大恶极,我们就想看下这个人的真面目。”

而曾经,劳荣枝和吴亦凡一样,也是有着“美好前程”的人。劳荣枝出生于石油工人家庭,家里五个孩子,她是最小的那个。品学兼优,性格乖巧,长相漂亮。还考上九江师范大学,前途一片大好。

直到19岁那年,劳荣枝爱上了杀人犯法子英——已经成家,有9岁女儿,且坐过11年牢的悍匪。恶行累累,在她眼中是“英雄”行径。法律意识淡薄,思想道德扭曲。劳荣枝与法子英“私奔”,踏上犯罪道路。女友色诱,男友捉奸,策划一起又一起仙人跳,两人敲诈勒索,绑架撕票,无往不利。第一次杀人,是在南昌。劳荣枝伪装成陈佳在当地舞厅坐台,很快,江西男子熊某义上钩。确认熊某义是大款后,劳荣枝将人到出租屋见面,法子英勒索抢劫,最后将其杀害。随后,两人来到熊家,用绳子将熊妻和一旁年仅三岁的女儿一并勒死,搜刮走屋内所有财物。

《红蜘蛛》原型 剧照在逃窜过程中,他们暂居温州,杀人成性,房东女主人及其朋友无辜惨死。后来两人逃到合肥,故技重施。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当地歌舞厅坐台,结识了自称“有钱不知道怎么花”的殷建华。混熟之后,劳荣枝约着他到自己的出租房。本以为是销魂处,没想到是夺命窟。殷建华一进门,就被刀架在脖子上,捆住双手后塞进了特制的狗笼里。

《红蜘蛛》剧照赎金30万,不然就杀人。殷建华嘴硬,偏就不信。怎么让他相信自己真敢杀人呢?他们决定杀个人给他看。接下来,出现了劳荣枝两人犯罪过程中,最无辜、最可怜也是最悲惨的一个受害者——木匠陆中明。这天,陆中明和平常一样开工。他正在给即将上小学的大儿子筹学费,照常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装修市场,一个男人说家里要修门窗,陆中明带上吃饭家伙就去了。一进门,看到关着人的铁笼,木匠慌了,但他没有逃跑的机会,法子英在他背部刺了20多刀。木匠当场身亡。为了震慑殷建华,陆中明咽气后,法子英残忍地将他的头割下,藏在劳荣枝花了500元淘到的二手冰柜中。

杀鸡儆猴的目的达到了。殷建华写下赎人字条后,没能幸免,被铁丝勒死了。也是因为这次勒索凶杀,殷建华妻子向警方报案。激烈枪战后,法子英被捕。

劳荣枝却逃了。这一逃,就是二十年。直到去年,大数据大战迅猛,警方的“云剑行动”全国铺开,逃了二十年的劳荣枝,终于落网。被捕后,她哭诉自己的无辜和悔恨,她说自己也是受害人,自己只是男友法子英性侵和赚钱工具,受男友威胁才走上犯罪道路。

9月9日,劳荣枝因故意杀人、抢劫、绑架三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的时候,木匠陆中明的家人就在庭审现场。

二十一年了,害死她丈夫的真凶终于要伏法了,她说:对判决结果很满意,已经圆满了。父亲意外丧命、家庭一夕间分崩离析。木匠女儿说,父亲离世后,母亲带着他们兄妹三人颠沛流离,四处奔波借宿,曾经过着像乞丐一样生活。“终于可以告慰被害的父亲了。”被害人的死亡无法挽回,对他的家人的伤害也无法挽救。但犯罪者伏法,已经是他们最大的祈愿。

杀人者有情,那枉死者何辜。不要同情罪犯,他们不配。落网了,宣判了,才知道哭。好像当初违法犯罪、杀人犯法的时候,不知道害人是要下地狱的一样。每次看到这种所谓“恶人忏悔”的戏码,我内心是没有丝毫同情了,我只觉得可笑。他们后悔,只是因为被捕而后悔。人但凡有点良心,就做不下那种会被警察抓捕的事情。天海佑希在《金牌女王》中有一段非常非常经典的台词:很多被害者的遗属带着几近绝望的愤怒抗诉,要求给犯罪者更重的刑罚,要求处以极刑。要说为什么他们的愤怒会如此强烈,那是因为这些犯人中很多人都不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悔恨,唯一悔恨的只是自己被逮住,为了让审判对自己有利,他们会演一些令人作呕的小把戏,这样的小把戏被害人家属一眼就能看穿。他们说自己的成长经历,说自己不被父母爱护,说社会对自己不理不睬,尽说这些让人腻烦的狡辩和自欺的废话。我告诉你们即使被塞进同样的环境,不,即使遭遇更残酷的命运,很多人也绝不会犯罪。会那么轻易地剥夺他人尊严的人,他心琴的弦早就一根不剩了。接受法律的审判,是罪犯们罪有应得的下场,这是最基础的。然而现实生活里,还有一些人,“逍遥法外”。这些人,更是可恨。32年前,五个月大的男孩曹青被人贩子拐了。拐走他的,是当时家里的保姆、化名为张某芳的秦某英。但拐走之后,她并没有养这个孩子,说是喜欢孩子、想要男孩的她,把孩子丢给了她的前夫。前夫当然也不养,就转手扔给了父母。从此,这个男孩跟“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孩子没有被好好养大。他初中辍学。因涉毒坐牢。机缘巧合,公安机关验证DNA的情况下,他撞进了打拐信息库,匹配到了其中一家。而那一家——曹青的亲生母亲,因为儿子失踪,当时差点疯了,留下了病根。现在已经说话不利索了,罹患小脑萎缩多年,连走路都要靠助行器。她看到了这个被拐走32年、被养得连初中都没毕业、涉毒蹲了两年大牢的儿子,心如刀割。她放不下,一个母亲如何能放下?她还是努力想办法,在他出狱后,给他送金链子、封红包。而这个儿子,拿了钱和礼物之后,说:“她眼里的仇恨大过了亲情。”她和妹妹曹颖追讨人贩子的行为,影响了自己的平静生活。如果她不肯放过他的养父母,他就不会认他们。

亲生父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是多么的痛彻心扉,多么的心如刀割,我无法想象。警察也跟着劝,你们应该照顾被拐儿子的情绪,他不想养母坐牢,就别追究了,以后说不定还要靠儿子养老呢。一时间,好像他们才成了恶人。最终这位母亲咬牙,说孩子找回来是一回事,追究犯罪分子是一回事。“我就是当没有这个儿子,也要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为寻子挣扎了大半辈子的母亲,这么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