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吴亦凡好像有了新动态。网络上忽然出现了一条5秒钟的偷拍视频,时长很短,内容很少,却在发出的瞬间刷爆全网,引起了广泛争论。

视频中,一个穿得严严实实的灰衣男子,双手被警察左右扣住,脚上带着显眼的镣铐,踩着一双并不合脚的拖鞋,身量很高,腰背稍微驮着,看起来非常憔悴落魄。评论区,冒出了不少曾经吴亦凡的粉丝,自称“化成灰也认识他”,开始看图识人了。

神通广大的网友抓取、放大、听清,再把出视频中拍摄到那模模糊糊的就诊医生宣传栏,扒出了这是医院的皮肤科。

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其实视频里只有一个背影,真正是谁其实未可知,分析得天花乱,最终也只能得一句“好像是”。

也有人辟谣了,说这根本不是吴亦凡,北京看守所有指定医院,不会到这一家来看病。

有人觉得吴亦凡可怜。一朝顶流,锒铛入狱,现在还可能身患绝症,确实让人唏嘘。

如果他安安分分、遵纪守法,他现在依旧是万人追捧的流量巨星,鲜花掌声不绝于耳,通告工作接到手软。

在衡量了利弊之后,他自己主动选择了去违法犯罪,去把快感建立在另一个人的痛苦上。

我能理解一些共情能力强的人内心的唏嘘,他的境遇前后差距是在太大了,这短短五秒的视频比一百集《今日说法》冲击都大。

但若是真若的情感泛滥,比起把这些澎湃的感情送给罪犯,不如留给被伤害了的受害人。最近,劳荣枝案宣判了。

女人听到判刑结果时在法庭上哭了起来,哭喊自己是无辜的,她要上诉,她会相信正义。

申请旁听的当地市民说,“这个人杀了这么多人,罪大恶极,我们就想看下这个人的真面目。”而曾经,劳荣枝和吴亦凡一样,也是有着“美好前程”的人。

品学兼优,性格乖巧,长相漂亮。还考上九江师范大学,前途一片大好。直到19岁那年,劳荣枝爱上了杀人犯法子英——已经成家,有9岁女儿,且坐过11年牢的悍匪。

女友色诱,男友捉奸,策划一起又一起仙人跳,两人敲诈勒索,绑架撕票,无往不利。

确认熊某义是大款后,劳荣枝将人到出租屋见面,法子英勒索抢劫,最后将其杀害。

随后,两人来到熊家,用绳子将熊妻和一旁年仅三岁的女儿一并勒死,搜刮走屋内所有财物。《红蜘蛛》原型 剧照

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当地歌舞厅坐台,结识了自称“有钱不知道怎么花”的殷建华。

殷建华一进门,就被刀架在脖子上,捆住双手后塞进了特制的狗笼里。《红蜘蛛》剧照

接下来,出现了劳荣枝两人犯罪过程中,最无辜、最可怜也是最悲惨的一个受害者——木匠陆中明。

这天,陆中明和平常一样开工。他正在给即将上小学的大儿子筹学费,照常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

一进门,看到关着人的铁笼,木匠慌了,但他没有逃跑的机会,法子英在他背部刺了20多刀。

为了震慑殷建华,陆中明咽气后,法子英残忍地将他的头割下,藏在劳荣枝花了500元淘到的二手冰柜中。杀鸡儆猴的目的达到了。

直到去年,大数据大战迅猛,警方的“云剑行动”全国铺开,逃了二十年的劳荣枝,终于落网。

被捕后,她哭诉自己的无辜和悔恨,她说自己也是受害人,自己只是男友法子英性侵和赚钱工具,受男友威胁才走上犯罪道路。9月9日,劳荣枝因故意杀人、抢劫、绑架三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的时候,木匠陆中明的家人就在庭审现场。二十一年了,害死她丈夫的真凶终于要伏法了,她说:

木匠女儿说,父亲离世后,母亲带着他们兄妹三人颠沛流离,四处奔波借宿,曾经过着像乞丐一样生活。

每次看到这种所谓“恶人忏悔”的戏码,我内心是没有丝毫同情了,我只觉得可笑。

很多被害者的遗属带着几近绝望的愤怒抗诉,要求给犯罪者更重的刑罚,要求处以极刑。

要说为什么他们的愤怒会如此强烈,那是因为这些犯人中很多人都不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悔恨,唯一悔恨的只是自己被逮住,为了让审判对自己有利,他们会演一些令人作呕的小把戏,这样的小把戏被害人家属一眼就能看穿。

他们说自己的成长经历,说自己不被父母爱护,说社会对自己不理不睬,尽说这些让人腻烦的狡辩和自欺的废话。

我告诉你们即使被塞进同样的环境,不,即使遭遇更残酷的命运,很多人也绝不会犯罪。

但拐走之后,她并没有养这个孩子,说是喜欢孩子、想要男孩的她,把孩子丢给了她的前夫。

机缘巧合,公安机关验证DNA的情况下,他撞进了打拐信息库,匹配到了其中一家。

她看到了这个被拐走32年、被养得连初中都没毕业、涉毒蹲了两年大牢的儿子,心如刀割。

如果她不肯放过他的养父母,他就不会认他们。亲生父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是多么的痛彻心扉,多么的心如刀割,我无法想象。

警察也跟着劝,你们应该照顾被拐儿子的情绪,他不想养母坐牢,就别追究了,以后说不定还要靠儿子养老呢。

为寻子挣扎了大半辈子的母亲,这么说。如果孩子没有被拐,被她养在身边,她一定不会让他辍学。

他会顺利读完九年义务教育,被她抓着成绩,顺利升学,然后工作、赚钱,像个普通人一样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妻子,组建一个稳定幸福的家庭。

就像他的妹妹曹颖,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喜欢娱乐,看动漫……像所有生活在温馨家庭里的普通孩子一样。

也绝不会,是非不辩到,为了一个毁了他一生的人贩子,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恶言相向。

而实际上,她的亲生儿子,早在被拐走的那一刻,五月份大的时候,就永远离开她了。

去年5月曹青被找回之后,妹妹曹颖就承揽起了寻找正义的艰难任务,她在微博上透露了更多细节,不断呼吁公安机关能重启案件的侦办。

因该案时间跨度较大,当时办案的民警有的已经去世,一位当时30多岁的办案民警如今已退休10多年,“我们的民警打电话问他,要他回忆这个事情,他都回忆得不很清楚”。

有人逍遥法外,亚博yabo我的第一反应是推他们去接受法律的裁决,而不是和稀泥,同情、可怜,觉得时过境迁就应该放下。

如果真的同情心泛滥,去看看受害人的生活被毁得如何灰暗彻底,别去看那些违法者鳄鱼的眼泪。

来源:一枝鱼,平平无奇中文系,普普通通文科人,时刻把笔杆子抓在手里,理想是写点好东西。个人公众号:一直向前(ID:goahead36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