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我说的不是她著名的内卷语录和650元伙食费事件。

一个曾经在时尚圈呼风唤雨,所到之处都有明星名流热情相待;接触过无数世界顶级时尚品牌,参加各种极品时装秀,了解最前沿的时尚潮流;香槟酒一端、灯光一暗,就用下巴看人的“时尚女王”苏芒,如今被嘲:

作为一个时尚人士,苏芒身上没有一点时尚圈特有的高级感,反倒扑面而来一股廉价微商气质。

作为“拿不下单就跳楼”的鸡血女王,苏芒数十年如一日钟爱各式各样的职业套装。

她严格地用金钱来武装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尤其体现在珠宝配饰上,出门一定要把一套房子的首付戴上。

苏芒在节目里表示,秋裤是时尚的天敌。不仅自己不穿,她还查别人的箱子,谁带秋裤出国就给没收。从此每年到了冬天,全中国的时尚人士都会想起她。

苏芒还教育女孩子去度假不能只带一套泳衣,否则在她们的那个圈子就会被嘲“度假处女”。

以及津津乐道,她在1997年月薪只有800块的时候,就买下了人生的第一个价值5700元的LV包。

成名后的苏芒,拥有的已经不只是一只入门LV,高级鞋子和大牌包包多到溢满衣橱。

她用奢侈品堆砌自己;她评价自己“从小就是个有虚荣心的孩子”;她在自己的书《时尚的江湖》里写“我一向是赞美时装的,正如我一直赞赏物欲”。

苏芒说:“什么是时尚?就是说最潮流的、最新的、让你眼前一亮的,这就是时尚。”

一切皆从她个人喜好出发,封面风格是她喜欢的强势大女主风,就连模特的姿势都是苏芒最爱的女王叉腰。

“完了,整个中国女性的审美要完全西洋化了,而且是那种积极暴露、我美我霸道的西洋式审美。”

除了不懂时尚,苏芒作为国内大刊的主编,她个人的文笔和内容输出也让人大跌眼镜。

还有人没看过吗,苏芒就像个背不出词还怯场的小女孩,磕磕巴巴讲了二十几分钟,看完我直呼工伤。

包括内卷和650伙食费事件。不懂非要做“懂姐”,苏芒把内卷错误解释为“欲望太高,惰性太强”,体现了她对社会现状的片面认知。

在这样的氛围下,圈里的人精都夹着尾巴赚钱,没点眼力见的苏芒把650元高额餐费喊得人尽皆知。

还记得今年年初,苏芒在个人号上发 了一篇谈女权的小诗,全篇语句不通、不知所云……

就是这么个既不专业、也没才华的人,成了中国的时尚女魔头,还一度对标美国版 VOGUE 杂志主编 Anna Wintour,中文版《VOGUE》张宇和《ELLE》晓雪的影响力都没她大。

她在中国时尚圈尚属空白的时期,就第一时间进入了时尚杂志赛道,而她“上位”的那二十多年,也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二十多年。

1994年,音乐学院毕业的苏芒入职位于北京的《时尚》杂志社。那会儿《时尚》才创刊一年,杂志社7名员工,其中有3位领导。

最初的几年,她在《时尚》杂志社要管收发信件、开拓市场和拉广告等,几乎统揽一切杂务。

事业转折点是 2001 年,美国《Harper’s Bazaar》杂志以《时尚芭莎》的身份在中国落地,苏芒成了《时尚芭莎》总编辑。

担任《时尚芭莎》主编之后,苏芒又相继推出了《芭莎男士》《芭莎珠宝》《芭莎艺术》《芭莎电影》等一系列刊物,芭莎系刊物让苏芒的影响力无人能及。

2003年,苏芒发起了“BAZAAR明星慈善夜”,首次提出“让慈善成为时尚”的理念,集明星、时尚、慈善和媒体,四重影响力于一体。

“奢侈品捐产品拍卖给中国大款,中国大款把拍下来的奢侈品送给坐在自己身边的女明星,拍卖价值商量好要高于零售价,付款的时候随意。这买卖可以说是赢赢赢的买卖。奢侈品得到宣传,大款得到明星,编辑部得到利润,而慈善机构也还是能拿到钱的。”

苏芒前阵子因为对“内卷”的错误解释被骂惨了,而她当年的确是当之愧的“卷王”。

她可以一天飞三个城市,见十几个客户,跑三四个场;和老公见面只在周末,她享受工作胜过享受性生…..不是,家庭生活。

苏芒从不避讳自己的成功是人脉的成功,她的social事迹像知音故事一样在坊间流传。

正如窦文涛所说,苏芒能做到顶尖,靠的不是时尚的专业度,是作为草根对出人头地的渴望,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人脉交际、资源运筹能力。

离开后苏芒一直在捣鼓自己的访谈节目,但都没有太大水花,最出圈的竟然是在综艺里频繁说错话,又频繁道歉。

更让人感慨的是,当初苏芒跟章子怡亲密无间,发合照也只有苏主编裁人的时候,而现在章子怡发合照,裁掉了苏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